入骨情债共缠绵_第16章 五年之前,受过刺激。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6章 五年之前,受过刺激。 (第1/3页)

  第二天薄夜来医院里的时候,唐诗的主治医师已经换了一批,看见他就喊了一声,把一些报告资料递上去,叹了口气说道,“薄少,您夫人的状况不是很好……”

  薄夜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说明他们两个的真实关系,到由着医生继续说下去了,“她有严重的抑郁症,曾经肯定遭遇过巨大的刺激,薄少,您……和夫人先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吗?”

  看着拿在手里的报告单子,薄夜的手指竟被单薄的纸张硌得发疼。他喉间酸涩,像是堵着一团棉花,许久才道,“没……没有啊。”

  “这样啊,唉。”主治医生摘下镜片来擦一擦,“她这个病,光靠吃药是治不好的,我们查了一下,她已经有治疗记录了,但是每次吃药时间并不正常,只是有反应了就吃药克制。这样是无法根治的,而且她自己内心也没有配合治疗……薄少,这可能得花一点时间,您知道夫人最喜欢什么吗?”

  医生最后一句话让薄夜自己愣住了。

  唐诗……最喜欢什么?

  他竟无从得知。

  薄夜觉得自己没法再和医生沟通下去,随便说了几句话就走了,临走时医生的话还在他脑海里盘旋——

  “夫人应该是经历过一些不大好的事情,薄少,如果有情况,我希望您能别瞒着我,告诉我们,我们才可以定制治疗方案……夫人这个情况实在算不上好,你知道吗,她手上的刀疤,不是一天两天,是新伤旧伤交错覆盖的,最近一道……是在两个礼拜前。”

  两个礼拜前,日子如此近!她手臂上的伤疤,到底是经历了几次伤害?

  她竟然一直都有……自残的习惯。

  每当压力大到她无法忍受的时候,便在深夜里举起刀子刺向自己的手腕。

  伪装在骄傲清高的表象下的唐诗,早已不是五年前那个大小姐了,她的灵魂早已支离破碎,剩下的,也仅仅只是一些执念而已。

  薄夜不敢再去多想,回到唐诗的病房门口,辗转反侧,第一次有了那种逃避的念头。

  他竟然……不敢去面对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前妻——是五年前被自己亲手送进监狱的杀人犯。

  唐诗害死了安谧,如今却过着这样的日子,薄夜觉得,他应该高兴的。

  可是看见她的时候,分明高兴不起来,总觉得自己才像是那个刽子手,将她害到这般田地。

  薄夜站在门口很久,脸色苍白,徘徊着终究没有进去。他转身走向走廊过道另一端,拿出手机来。

  “是我。”

  男人另一只手插在兜中,高大挺拔的身子如同一道剪影,哪怕是医院里,也惹得无数小护士偷偷侧目,纷纷猜测他的身份。

  “替我去查一查……唐诗坐牢的五年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像是下定决心一般,薄夜终于说出那句话,与此同时牵扯出剧烈的疼痛感,他不想去怀疑的,可是却不得不去验证一件事,“我怀疑,有人在监狱里假借着我的名字对她……施暴。”

  ******

  唐惟是在当天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